让房屋回归到居住的属性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让老百姓买得起房,然而,限购政策的出台似乎并不是解决房价过高的有效手段。保定主城区自3月出台限购政策以来,房价的涨幅得到遏制,然而,房价依然居高不下。细看保定市限购政策,限购只是提高了外地炒房客的准入门槛,然而对于本地的炒房行为并没有影响。

4月雄安新区的设立让保定的楼市彻底疯狂了一把,新区设立的消息一出,各地炒房大军疯狂入市,房价随之水涨船高,48小时之内引爆楼市抢购狂潮,全国人民再一次见识到了炒房团的威力。当地政府不得不强势干预到楼市,为稳定楼市,仅4月5日一天,河北9地出台限购,短短几天时间,雄安限购圈成型。随后,为防止炒房行为死灰复燃,各地限购不断加码,然而,已经炒上天的房价却很难再回归正常水平。这是应了那句老话,炒房团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为打击各地楼市单边上涨的态势,全国掀起了一场调控加码的风潮,限购加码四个字不断回响在耳边,当限购无法抑制疯狂的楼市之后,限售应运而生。资本荒的时代,导致人们已经在楼市中杀红了眼,各地市民纷纷入市,理智被利益冲散。限购之后,限售开始使抢占资本的人们不得不冷静下来重整手中资本,当冷静下来的人们回忆自己的行为时,不禁也吓出一身冷汗,限售使得这些房产不得不积压在自己手中,炒房客短期内无法从房地产中抽身,获得自己预想中的利益,限售彻底使他们的阵脚大乱。

然而,在一线城市,限售也未能阻挡炒房大军的步伐。北京躬先表率,绝不姑息炒房现象,严打炒房行为,随后,针对楼市,北京实行定向加息,彻底封堵炒房行为;而后,上海,做为创新性城市,勇于尝试,敢于挑战,在限购限售之后,突发奇招,实行公证摇号,对于拒不遵守的房企,暂停网签,减低资质直至出局。从最近楼市反馈的成效来看,北京4月份楼市全面降温,二手房成交量下滑,同时房价也有所下调。

本来政策主调是去库存,但是忽略了一二线热点城市一直都热的特点。因而,宽松的“放”,并未激活三四线楼市的市场活力,反而催发了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的市场虚热。如果说一二线城市的严控,让这些城市的楼市进入了寒冬,三四线城市的楼市则是进入了严冬。从整个楼市的风险看,一二线城市的限购举措未必是治本之策。楼市调控从一开始就已经偏离了方向,就一直被房价牵着鼻子走。也就是说,房价大动一下,政府就用政策应付一下。房价稍稍平稳一些,政策就立马退出。结果,所谓调控,也就成了推动房价上涨的推手,而不是平稳房价的手段。

对政府而言,应当更多的关心房,然后再看价。也就是说,首先要考虑居民能不能住上房,住怎样的房,从而通过一定的手段,把价格控制在多数居民能够承受的范围。政府要加大对“房”的干预力度,而不是只将目光定位在“价”之上,严格把控房屋,让房屋的价格最终由市场来决定,从根本上解决房价过高的问题。另外,堵不如疏,楼市的一系列政策的最终目的就是引导大家对于楼市形成正确的认识,切莫成为房价上涨的推动者和引导者,否则自己造成的恶果都需要自己来买单。

个人认为,楼市的一系列管控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房价过高的问题,政府应该转换角度,从“房”入手,而不是盯着“价”出政策,只有严把房关,才能使价逐渐被市场所调控,同时,要注意引导市民理性的购房行为,这样才能彻底解决房价过高的问题,让房屋回归到居住的属性上去。